夜间
幽冰中文 > 历史军事 > 懒散初唐 > 第四百二十六章 瑜伽

第四百二十六章 瑜伽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^幽^冰^中^文^www.97ubb.cc

    “慌慌张张成什么样子!”没等李休开口,李承乾与李泰身后的那个护卫头子就已经阴沉着脸训斥道。

    李休和李承乾他们兄弟一起出来,自己没带护卫,来的都是他们兄弟身边的护卫,毕竟身为未来的皇子,他们无论走到哪里,都需要带着大批的护卫,以防出现什么不测,只是眼前这几个护卫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丢脸,而且让他们保护的玄奘也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郡……郡王与驸马快走,那个番僧是个妖怪!”那几个护卫看到自己的上司,也都是吓的清醒一些,不过脸上依然满是恐惧的冲着他们大叫道。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屁,一会是鬼一会是妖怪,我看你们全都吃错药了!”护卫头子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狠角色,看到自己手下这么丢人,当下也更加的恼火,上去几脚把这几个逃跑的家伙踹倒,随后叫上几个人大步的往玄奘所在的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李休这时也十分的好奇,推开身边的护卫也走了过去,不过却让人保护好李承乾他们,随后他和前面的护卫头子刚走了没几步,随后却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,脸上也露出一副见鬼的表情,因为只见关押那个番僧的牢房前,玄奘依然站在那里,但面前却多了一个人,正是本来被关押到牢房里的那个番僧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谁把这个番僧放出来?”李休看到牢房外的那个番僧愣了好一会儿,最后这才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,不过他却记得很清楚,之前伍雷向他介绍牢房时曾经告诉他,这里面牢房的钥匙只有伍雷有,而且没有命令的话,伍雷也无权打开任何一座牢房。

    “见……见……见鬼了,这个番僧怎么出来的?”正在这时,只听李休身后也传来一个震惊的声音道,不用回头他也知道,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刚刚陪着自己的伍雷,估计他也是不放心所以才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伍司狱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李休这时后退了两步,然后扭头对身边的伍雷询问道,眼前的情况简直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,所以到现在前面的护卫头子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小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好像……就好像……”说到这里时,伍雷忽然想到了什么,当下眼睛猛然一亮道,“我想起来,就好像是上次这个番僧逃脱牢房时一样,就这么忽然一下子就出来了,谁也没见到他到底是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前面的护卫头子也终于反应过来,只是眼前的局面实在出他的想像,于是这时扭头看向李休,而李休则他做了个抓人的手式,这让护卫头子立刻领命,毕竟在他看来,这个番僧虽然不知道用什么办法逃出牢房,不过也没什么可怕的,顶多是有些诡异罢了,反正不管如何,先把人抓起来再说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护卫头子立刻带人上前,伸手就要抓那个番僧,本来他们还以为这个番僧可能要抵抗一番,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十分的温顺,任由他们抓住手臂反剪,然后被两个护卫牢牢的制住。

    “玄奘大师,这个番僧是怎么逃出来的?”看到番僧被制住,李休与伍雷这才上前询问道,不过他们都刻意的与这个番僧保持了一段距离,毕竟这个番僧实在有点邪门。

    “驸马不必惊慌,其实这是波颇上师向我展示的一个修行法门,说起来波颇大师在这方面的造诣极深,至于越狱也并不是他的本意,只是向我展示这个修行法门的神奇罢了!”这时只见玄奘双手合什向李休行礼道,脸上也满是微笑,看样子他与波颇的聊天也收获颇丰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什么修行法门能让人越狱而出,难不成他修的是穿墙术吗?”伍雷这时也大概的检查了一下牢房,结果现整间牢房依然像上次一样完好无缺,如果不是确定这个番僧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,恐怕他也都以为见鬼了。

    “穿墙术只是民间传说,世间哪有什么真正的穿墙术。”玄奘听到伍雷的话却是再次笑道,看得出来,他现在的心情很好,而且对波颇也显得十分的尊重,这说明这个波颇的才学的确有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“玄奘大师,我倒是很想知道这个波颇修行的是什么法门,竟然可以帮助他从这么坚固的牢房中逃出来?”李休这时再次好奇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唐的贵人,如果我可以展示从牢房中逃出来的话,你能否把自由还给我?”就在李休的话音刚落,只听被抓住的波颇用一种古怪的汉语道,不过倒是可以听懂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倒是个机灵人,可惜就是因为你的心思太活了,也太贪心了,之前才用金刚石冒充佛牙舍利,现在又抓住这么一个机会想要恢复自由,你不觉得自己又一次的贪心了吗?”李休一脸微笑的开口道,他觉得这个波颇的性格不适合做和尚,反倒更适合做个商人。

    “贵人说的极是,当初我的老师也教育我要戒贫,可惜我修行多年,还是无法把贪之一字戒掉。”波颇倒是十分爽快的承认了自己性格上的缺点,显得很是豁达。

    “你的罪名太大,而且还是太子亲定下来的,我可没权力恢复你的自由,不过你若是真的本事的话,也许我可以帮你在太子面前说上几句好话。”李休听到波颇的话笑了笑,随后考虑了片刻再次开口道。

    波颇听到李休后面的话,脸上也不禁一喜,他在大唐孤立无援,想要求救都找不到门路,如果能够以自己的本事打动这个大唐的贵族,说不定自己可以逃过一劫,所以他这时也立刻开口道:“多谢贵人愿意相助,接下来请贵人睁大眼睛!”

    波颇的话音刚落,忽然只见他全身一扭,结果他被后面两个护卫擒住的手臂竟然挣脱出来,确切的说应该是从护卫手中滑了出来,这让两个护卫也是大吃一惊,他们都是武艺惊人之辈,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从他们手中逃脱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生的事却更让人惊讶,只见挣脱了护卫之后,扭身就冲向旁边的牢房,然后只见他双手抓住栅栏,脑袋竟然硬往栅栏里挤,可是他的脑袋看起来明明比栅栏大一圈,按照常理来说,他根本不可能挤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诡异的一幕生了,波颇的脑袋竟然挤过了栅栏,然后整个身子像蛇一样扭了几扭,最后就像是一具没有骨头的皮囊一般,十分顺利的从狭窄的栅栏里挤进了牢房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看到自己紧不可摧的牢房竟然被人这么轻易的进出,伍雷这时也一脸不敢相信的自语道,眼前的一幕简直太出乎他的想像了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还有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,只见波颇挤进了牢房之后,整个人猛然一缩,然后蜷缩成一球,屁股与脑袋都折叠在一起,手脚也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在一起,然后整个人真的像球一样在地面上滚来滚去,甚至碰到墙壁还能反弹回来。

    “真邪门,这番僧是人还是妖?”伍雷这时目瞪口呆的盯着里面番僧的表情,好半天终于吐出一句道,难怪刚才那几个侍卫吓成那样,估计也是被这个番僧的诡异模样给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……瑜伽?”李休看到这里却也是瞪大了眼睛,好一会儿这才缓缓的开口道,直到这时他才忽然想起来,印度那边可是大名鼎鼎的瑜伽源地,而且瑜伽与佛教、印度教都有着极大的关联,眼前这个番僧精通瑜伽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“咦?驸马果然博学,竟然连瑜伽这个名字都知道,不过瑜伽是梵文的音,如果翻译成咱们汉语的话,这种修行法门应该称之为‘一致’或者‘和谐’。”玄奘听到李休一口道出这种修行法门的梵文名字也十分惊讶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也是略懂,另外我觉得瑜伽这个名字挺好的,毕竟用汉语翻译的话,感觉会有些奇怪。”李休这时干笑一声道,他以前也见过别人练瑜伽,不过那只是强身健体,就好像他练的太极拳一样,不过太极拳除了健身之后,也可以用于实战,当然那就是别人的不传之秘了,比如眼前这个波颇,他学习的瑜伽肯定与后世那些健身的瑜伽有很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只见波颇像个肉球似的在地上滚了几遍,然后全身一弹这才站了起来,不过这还不算完,随即他全身一晃,骨头出一连串的爆响,紧接着他就像是一瘫肉泥似的倒在地上,手脚与身体都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曲着,紧接着见他全身再次一弹,竟然一跃而起,全身的骨头再次出一阵爆响,等到落地之时,整个人已经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,幸好我们大牢里防守森严,哪怕是出了牢房,也很难逃出去,否则这个番僧恐怕早就逃脱了。”伍雷目瞪口呆的看完波颇的表演后,终于喃喃的自语道。

    李休这时也在上下打量着波颇,本来他并不打算真的帮对方,不过现在看来,他不帮也得帮了,因为这个波颇对他来说还有大用!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:,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m.97ubb.cc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